越人洛嘉

杂学/冷圈小透明/LGBTQIA
日常热度:认真写文<瞎画<游戏和剧的截图<絮絮叨叨随感
但不忘初心还是想做个咸鱼写手

我知道挫折使我长大
可事实是恶意它催我衰老。

性格里面有不符表象的疯狂,
这缺陷使我遍体鳞伤,也让我能够燃烧发光。
有时候也会想,如果真的乖乖巧巧是不是能过得更加无忧安乐,就像偷偷也会期许的那样。
但是有些东西改得了,有些东西就长在命里头了,失掉就是另一个人了吧。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

这次无论结果如何,我都做好了尽力一搏的准备。
虽然没有人能帮我,但幸运的是我发现一无所有的自己也没有什么是输不起的。
伤得再狠,只要死不了,就可以继续疯。

后来他在圈子里混得风生水起,拿奖拿到手软,听多了各色夸赞。愈走红愈清醒愈孤寂,那为世人不厌其烦评讲翻来覆去研究的艺术水准,似是皆不如十四岁时她平视着他笑弯了眉眼那句:真好看呀。

(顶着一堆ddl越忙越浪摸着鱼,原来就是个只爱他美好皮囊的脑洞速记一扩扩成艺术相关,不知道现在是在说演戏还是画画了。因为发现最近压力很大是会,沉迷美色,而且是,非常的,只想远观不想亵玩。怎么说呢,大家都喜欢有趣的灵魂,其实就算承认颜控也很可爱啦,因为人设会崩,美人还是美人呀。)

(暗戳戳说句无关的生日快乐)

第一次在手机上用Sketches,比sketchbook好玩。
即使还有一堆ddl还是要摸鱼。
很期待正在路上的数位板了。

你的名字不能解释我的一生,
而我在诗里也只看到了我自己。
-----------------------------
《关忆北》&《我在诗里看到了你》
今天循环的歌。

日记20171011

这个周末的日程是,咸鱼突然被一堆不愿做而不得不做的事填成了现充。也罢,总要面对的,总要经历的。过去就好了,就像那双磨坏了你的双脚三次的新鞋。
在学校里深夜骑车回寝是一天里最轻松的时刻。一个人一匹马,空旷的道路,城市的呼吸,重力和时间。可以审视自己,更多时候感受世界。
还是没有足够的勇气去尝试参加任何的社团。希望能再逼一把自己。但是之前每一次的伤口其实都没有痊愈,提起来还有尖锐的疼痛。我不确认自己还能不能再挨一刀。适应的过程在我的认知里具象成一场血淋淋的驯化,就算成功也不堪回首,那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历程。伤痛后的成就是幸运吧,相对于伤痛后的伤痛而言。下定决心太难,不如抛硬币。
又是毫无脱单趋势的一个月。单身本身其实不可怕,值得忧虑的是自己身上隐约显露出的那种越来越长久的毫无锐气的行尸走肉状态。对人对人群的迟钝和笨拙催生出对于身边环境的冷漠。群体很大个体很小,哀乐都显得无关紧要。掠过的面孔都陌生,悲欢大多不相通。我祝福你们,可我不把你们当朋友。
还是要振作并且努力,靠时不时的三分钟热度和真诚但无力的感动,靠深夜像这样匿名叨叨自己的日子,靠卑微的骄傲和常常夸大的自我期许。写下来总会好些,我终于改变双脚穿舒服了那双白鞋。

不敢发空间和票圈但是大半夜的真的想找个地方释放心情。
妈耶随机分组遇到了大佬。这路数我没见过。
大概是本来他想一个人组队,我和室友想两个人组队,就被助教强行同组凑满了三人的正常人数。
然后这次project,虽然性格是完全不想占便宜,也根本没想过要抱大腿,但是男孩子一声不吭非常迅速就把小组作业做了(而我写代码写到心态爆炸跑去补了集综艺继续写),完全不能责怪他没有很好地参与讨论分工导致我白白写了那么多啊,完全不忍心责怪他把小组作业当单人做啊,当然是选择仰慕他啊。还能怎么样。
最后和我们说让我们先睡熬夜不好真的...
你们程序员都这么...哦哦哦大佬和我们一个专业的。
大哥,服气。(同组室友已经变迷妹)
希望自己也能好好努力成为这样的大腿撩妹无数。

不说了睡了睡了。

世界太神奇。随机的缘分不要轻易拒绝。

兵卒的八卦总是这么有趣,就这样被安利了好多cp。
hin想收集这些台词了。。。(不不不不要想多了
(接下来一段时间都会比较忙,不知道会不会越忙越浪[微笑]

今天的摸鱼。
358的关卡林,
目前最满意的358女武将人设,
(抱住玲绮哭泣
(然后最满意的人设被手残画成了这样?


(p2滤镜搞事情


(啊啊啊滚去画作业图

我,选择强迫症本体。
画个造型基础作业
挑原型花卉图片挑了一晚上。
丧丧的。
p2是瞎摸的指绘,同时想入板子和平板。

已经是个每天发个日常然后想起来可能就删掉的咸鱼lo主了。

日记20170929

学校在评奖学金了。
觉得最是有趣的是,
咸鱼面上毫不在乎嘴上说自有道路事实上也不认识大佬
却很自觉
把脑补出来陪伴自己长大的伴侣人设暂时修改成了——
温柔而坚决地鼓励和帮助你学习的真·大佬无双。
虽然性格不是非常喜欢竞争,成绩也只是没有名列前茅并未至难堪,
但午夜自省想到有些事情没有尽全力,有些时候没有采取更优质的策略,甚至在想去做好的方面都不够努力,
中二如我到底意难平。
大概从初中起就不断靠脑补的朋友和伴侣鼓励和督促自己学习。放纵时有他/她的劝诫或嘲讽,困顿时会收到抚慰。不是一个有很多朋友的人,很多事情也不觉得能和别人说,长长的夜和自己相处,对话在脑海里或者纸上。可以很真诚地说,很多次以这样的方式,表面上看是维持了成绩,实质上是救赎了灵魂。
(于我而言,成绩出问题,问题往往不只在学习,整个生活状态和心理状况都有关系)
进大学一年多感受到这种力量被削弱了,虽然也还是在自我对话,却没能足够频繁和坦率地,在那个和我共用身体的亲密朋友的角度审视自己。外界太热闹,乱花渐欲迷人眼,涉入虽少也不免时常心旌摇曳;见到优秀的个体又多了,甘拜下风自惭形秽到时时自认能力不足,不复当初那一点可爱的少年意气,常觉疲惫早衰,习惯混沌度日。我所臆想的伙伴,有时被我拉着一起醉生梦死,有时被我遗忘在角落,在短暂的清醒和三分钟热度里还固执地想要救我,大部分时候悲哀地缄默着,在黑夜里抱住困于梦魇中的我。
之前看到一篇文章大致有说当你提起笔书写伤痛的时候,治愈也就开始了。
在看到它之前和之后,我也一直是这么做的。还未沉落到拒绝面对自己,还能在深夜里抱住假想的伴侣真实的自己哭泣,我很幸运。
能救我的人还未放弃我——我还未放弃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