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人洛嘉

杂学/冷圈小透明/LGBTQIA
日常胡言乱语预警/不伤人(?)

一边循环听刚刚被安利的《动物世界》一边整理初中到高中的所有旧稿子。
一边心硬如铁,一边感慨万千。

大部分都要理成电子格式或者再看最后一遍,之后销毁与丢弃——从前最是动手不能的事情。因为搬家,也因为长大。

这些年写的不能算多,也不能算好,无非是年少该有的善良和认真,和全程面对自己才有的坦诚与自由。

纸张是有温度和质感的东西,笔迹是一个人生长的痕迹。自己生产的文字与图画尴尬也好优质也罢,拿在手里都牵动心里。可能也就是因为很看重这些,舍弃的时候会比谁都绝情。一旦决定了不再收藏,就想着彻底毁掉,以粉碎与燃烧。

终于不再保留的原因主要是东西不好随身带着,放在家里角落父母会有误拆误看的风险,离家求学外加面临搬家这种风险就更大。虽然一直以来关系和谐,父母也够开明,但我平顺表象下凶险异常的青春期他们不曾参与的太多,文字却都悉数记下——确是怕他们读到那些我选择只在纸上倾吐的挣扎和只在笔下宣泄的负能后,生出我极力要避免的吃惊或自责来。

今日取出旧稿时我亦失笑,一些本子竟是胶带紧紧缠裹又贴了警示字句恳切劝告心脏不好的人(特指母亲)与保守的人(大概是父亲吧)不要试图翻看,自己也不记得瞎写了些什么,费力打开其一,见老司机当年青涩词句,卷首即是试写的耽美纯肉文一篇(开明如父母若读之,怕是也要刮目相看啼笑皆非)。此时看来,不羞不臊,只是心道,大约青春似此。夜路既已独自行过,摸黑嚎的歌便任它留在山林间罢,再闻可一笑,终不复唱响。每个人度过这段时光的方式都不同,冷暖自知,自问活的异常,也无甚可供参考,文笔多稚嫩思考也天真,有情怀没营养,保存紧张如护炸弹,不如弃去,不如弃去,减一烦恼,善哉善哉。

而努力彻底毁灭文稿大概也还是由于一直缺少的安全感吧。一直以来所有的废稿都会认真去粉碎,哪怕最后的归宿不过是垃圾堆。我可以在文字里能量爆发,谁管我情真意假。可谁能把软肋给旁人看啊,素日里还要假装强大。一天天进化出铠甲獠牙,也偿付着它的代价。不妨说说实话,曾经的自己让我有些害怕——文字显然是成熟了一些的我丧失了在纸上对着不存在的读者留言再扮演读者给自己好评和建议的热情与能力(当然,这种行为的主因还是断网);写过最长的一个作品是初一原创的一个小说,写了二十几章要不是突然受不了自己的剧情就差点结局了,之后作品一路变短,现在的状态则是只记脑洞绝不写成文-——更可怕的可能在于,发现那时候的我对人对事,喜欢会长久而且认真,而稚拙与执着,皆我如今所无。于是我听见自己说,那个可爱的自己,我已经失掉,你们也别想看到,就,这般蛮不讲理又理直气壮。

心事写下来就好多了,就说到这里吧,谁还没丢掉过几件往日的回忆,谁还没淡忘过几场年少的绮梦呢。这些年也有东西一直没变,文字尚是我情人。


咸鱼🐟假期日常。
假装没看见自己攒下来想写的脑洞和存下来想摹的图。
超级想写文但是都没有十年前那个啥也不懂认真瞎写的自己的勇气。
捧着正儿八经的人体结构书一页也看不进去。
搁置java的第?天。
背单词???
我,都,不想,追剧。
哈哈哈很害怕了。

啊不能这么丧。
要勇敢些(放飞自我


没在安心学java的第六天,沉迷进化。
看个剧被勾起曾经对生物的兴趣心血来潮重看《自私的基因》,笑死。
想知道蘑菇岛的教义里这些神奇的东西都哪儿来的...并且总是在思考教主的教育背景🙂。
这么一说虽然进化是萌点但是出现的有那么一点尬?

夏天 厨房 妈妈 曲奇
边吃边拍
随意修图

今日最佳2333……
被气到笑出来的拆迁登记日意外掉落的来自老祖宗的指点……

p2亮点。

老黄历就是老黄历,不服不行
————————————
侃点好玩的事情吧。
不知道你们相不相信器物有灵性呢……
反正——
我家的钟是这样的,把它挂在墙上就很怠惰会走得越来越慢,拿下来扬言说要换掉它并且真买了个新的钟它就很有精神了,而且新换上的那个钟吧也会很快地怠惰起来呢……(魔鬼小哥哥:可能是挂的地方有问题🌚)
还有很多东西会在即将被换掉或履行完职责前一段时间突然坏掉。比如高三最后一个月坏掉了陪我十年的台灯和坚持三年的饭卡卡套……再比如拆迁提上日程后连续坏掉的电视机顶盒、日光灯和台灯灯管、今天的冰箱......
我真的觉得是很可爱了。
皆有性格,
皆是缘分。

半夜爪机瞎摸😹
p3参考
三次元又忙又丧
小神婆使我快乐
画不出她万分之一的可爱😄

三次元又忙又丧主要是忙着准备拆迁。
(啥?你说拆迁暴富?不存在的。)
很快就有收古董的人上门来。早晨爷爷被缠到有点匆忙地把一个旧的小石磨卖掉了,也是觉得迟早要出手担心以后真的拆起来手忙脚乱被趁机压低价格。当时我在场但是没有拦,大概是对这种粗粝的石头制品没感觉吧。旧瓷瓶被我拦下了,也不是真特别喜欢只是觉得以后插插花放放笋干留着也是留着。父母对老物件总是有些执念,听说不声不响卖掉了真是有遗憾的,也是很怕爷爷独自在家再遇到收货人吃亏。
此时想来只觉自己太不成熟,钱财真的是其次,有点后悔没有问问表兄表姐有没有喜欢,要不要留下;也是和父母沟通不够,以为他们也是决定了要卖掉才没有拦下来。近来常觉得虚长了年纪白读了书,行事与心智仍近于孩童。
拆迁接下来要面对更多不很名贵但也有年头的旧货。其实对占有某些东西我是悲观的,然放手亦常不甘。
心里烦乱的很,写下来多少好些罢。
图片中的文字是《千徙》,这名字也是巧了
,这些年心情不好总要看看它,印象很深的这一段,人与物的关系,这几天读起来会有新的感触。

心态崩了。
鼓起勇气又拿起笔+伸出手指。
脑洞一时爽,手残原地爆炸。
不过
今天晚上又有河神辣!

在听《少年锦时》。
瞎写。
把纸上的格子线用sketchbook一点点抹掉是难得安静的事。🌚

看人类学概论摸鱼瞎画...
希望今天晚上看完河神不要继续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