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人洛嘉

杂学/冷圈小透明/LGBTQIAPK
日常热度:认真写文<瞎画<游戏和剧的截图<絮絮叨叨随感
但不忘初心还是想做个咸鱼写手

日记20170929

学校在评奖学金了。
觉得最是有趣的是,
咸鱼面上毫不在乎嘴上说自有道路事实上也不认识大佬
却很自觉
把脑补出来陪伴自己长大的伴侣人设暂时修改成了——
温柔而坚决地鼓励和帮助你学习的真·大佬无双。
虽然性格不是非常喜欢竞争,成绩也只是没有名列前茅并未至难堪,
但午夜自省想到有些事情没有尽全力,有些时候没有采取更优质的策略,甚至在想去做好的方面都不够努力,
中二如我到底意难平。
大概从初中起就不断靠脑补的朋友和伴侣鼓励和督促自己学习。放纵时有他/她的劝诫或嘲讽,困顿时会收到抚慰。不是一个有很多朋友的人,很多事情也不觉得能和别人说,长长的夜和自己相处,对话在脑海里或者纸上。可以很真诚地说,很多次以这样的方式,表面上看是维持了成绩,实质上是救赎了灵魂。
(于我而言,成绩出问题,问题往往不只在学习,整个生活状态和心理状况都有关系)
进大学一年多感受到这种力量被削弱了,虽然也还是在自我对话,却没能足够频繁和坦率地,在那个和我共用身体的亲密朋友的角度审视自己。外界太热闹,乱花渐欲迷人眼,涉入虽少也不免时常心旌摇曳;见到优秀的个体又多了,甘拜下风自惭形秽到时时自认能力不足,不复当初那一点可爱的少年意气,常觉疲惫早衰,习惯混沌度日。我所臆想的伙伴,有时被我拉着一起醉生梦死,有时被我遗忘在角落,在短暂的清醒和三分钟热度里还固执地想要救我,大部分时候悲哀地缄默着,在黑夜里抱住困于梦魇中的我。
之前看到一篇文章大致有说当你提起笔书写伤痛的时候,治愈也就开始了。
在看到它之前和之后,我也一直是这么做的。还未沉落到拒绝面对自己,还能在深夜里抱住假想的伴侣真实的自己哭泣,我很幸运。
能救我的人还未放弃我——我还未放弃我自己。

评论

热度(10)